收藏页面     新手攻略
    登录 - 注册
分站加盟
首页>单号网>正文

拼多多发空包注意什么: 共享单车终局:造价600仅售12元,拖垮了制造厂,火了回收业

来源:空包网    发布时间:[2019/9/2]    

拼多多发空包注意什么拼多多发空包注意什么:在过去十多天时间中,投中网零度工作室实地走访了共享单车“坟场”、第三方回收厂和共享单车下游生产厂家等多个相关场所,联系了数个产业链中的相关人士,试图回答“过量共享单车究竟去哪儿了”这一复杂问题,以此管窥共享单车行业剧烈震荡后的上下游产业变化。

北京通州,一个远郊停车场西北角正堆放着一大批共享单车,主要为曾经风靡一时的小蓝车和小黄车。这块停车场中共享单车囤积区域绵延长度超过20米,高度超过1.6米。堆积在最下层的车辆已经锈迹斑斑,被爬山虎覆盖。如果没有拨开杂草,几乎无法识别躲藏其中的单车。

在一些公开报道中,类似地点被称之为共享单车“坟场”。随着共享单车野蛮生长时期的落幕,越来越多的“坟场”开始出现。“坟场”的车辆来自于街道上随处可见乱停乱放、损坏废弃的共享单车。投中网在实地走访中获悉,这些在街头无人管理的好车、坏车、废车,正被相关处理工作人员集中拉到某一处偏远空地。

这是过去几年共享单车企业在资本追逐下竞争的结果,过剩的共享单车正在成为一个无法忽视的社会问题。“坟场”只是其中一个处理方式。

更多情况下,街头上过剩的共享单车,正通过一种自上而下的行政手法被企业处理。

北京交通委8月28日发布信息称,今年年底,摩拜单车和滴滴出行将按现有报备投放车辆数的50%减量。除了北京之外,许多城市也在控制市内的共享单车数量。投中网不完全统计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5个城市,官方宣布清理整治、以及要求减少的共享单车,从2018年至今,至少减少了270.61万辆车,较高峰期投放的总数少40.8%。

而在公众看不到的下游厂商的仓库中,还堆积着大量库存单车——由于部分共享单车平台资金链断裂,这些共享单车还没来得及走上街道,进入运营。投中网发现这催生了新的产业:从下游制造商手中低价回收库存车,再拆解成零件进行重组;或者直接将整车低价卖出。

这些“坟场”堆积的单车,被政府要求减少路面共享单车,以及下游生产商手中囤积的单车,最终都流向何处?

“坟场”里等待被“赎回”的单车

8月20日下午3:30,北京海淀区西二旗,三辆满载着小黄车的三轮车正经由规划一路前往附近的唐家岭路。最终,它们在中关村森林公园南小门前停了下来。装卸单车的师傅说,三轮车上是附近(西北旺)故障的小黄车,每天统一拉到这里,有专门的维修人员进行检修。

装卸师傅口中的维修点,位于中关村森林公园南小门附近的倒L字路口。路口的西边是一个小型汽车停车场,东边的小路则连着京新高速路。路口拐角处被空置出来,成为了小型露天废旧单车停放点。停放点的一边是小黄车的维修点,近千辆等待维修的小黄车被整整齐齐摆放在这;另一边则杂乱无序地停放着至少上百辆不同品牌的废旧共享单车。

与整齐摆放的小黄车不同,这堆杂乱的废旧单车,据说是被拉过来停放于此。“可能是阻碍道路的一些单车,也可能是在街上放了很久的坏车。有人就拉过来了,偶尔会有人(可能是公司的人)把车拉走。”旁边停车场的一位大巴司机告诉投中网。

共享单车属于企业自有资产,一般来说,因违规停放、车身报废等原因被堆积的自行车应由企业认领回去。但真实情况并非如此。被集中堆放的车辆,因大多没有企业认领,数量正悄然增加,堆积之地被称为“坟场”。自2018年开始,从公开报道可见,北京、广州、南京武汉、 福州等多地都曾出现过共享单车“坟场”。

位于北京太阳宫爱琴海购物中心背后的空置土地,便是如此。这块地皮自2016年太阳宫村拆迁后便空置下来,现在它被蓝色的铁皮围了起来。投中网试图进入空地了解单车情况时,被保安拒绝。他表示空地内摆放的共享单车是按照太阳宫相关部门要求堆放于此,具体情况并不了解。

一环卫工人则告诉投中网,这块空地上堆积的单车一年多前就已经存在。“整治附近道路整洁问题时,都拉到这里了。什么车都有,堆起来的车要‘以钱赎物’。”他说。据他所知,曾有小蓝车和一共享电动车企业曾经过来认领。但对于‘赎回去’的价格,他并不清楚。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位于北京通州区的一大型停车场内。该停车场一工作人员对投中网透露,堆积在此的共享单车总数大约有几万辆。据他回忆,这里所有的共享单车都是在今年3、4月份被运来,“大卡车一天来一趟,运了好几天。”

投中网从另一名停车场工作人员处获悉,停车场内的车大多因为违规停放被相关市政部门集中拖回堆放于此。企业可以“赎回”这些车辆,但至于赎回价格是按照每日停车费用还是按照每辆单车价格,还没有确定。“有企业打电话询问过,还没有下文。”这位工作人员如是称。

实际上,对于单车“坟场”,目前可以采取的措施并不多。一知情人士告诉投中网,由于单车属于企业资产,这些堆积的单车,“政府目前难以处理”。该知情人士提及,如果基层政府对堆积的共享单车进行处理,需要上级部门出台相应政策,且划拨处理经费。但到目前为止,出台共享单车整治政策的地区还是少数。

不过,至少在投中网的走访中,还是有一部分车最终流向了回收厂或“掮客”手中。一江苏某地物资回收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投中网,他们曾从当地政府处回收过一批共享单车。

投中网向摩拜、青桔单车和哈啰单车询问,其如何处理被堆放的单车,但均未得到正面的回复。截至8月28日,投中网亦未能从多家共享单车企业获得,堆积的自行车赎回价格和停放价格。

看不见的交易链条:闲置单车被拆解

过量的单车不止出现在“坟场”里,它们还堆积在一个被人忽视的地方——共享单车下游制造商的仓库中。这本是一辆共享单车“出生”源头。

王庆坨镇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个距离天津市区50分钟车程的小镇被称作“自行车之乡”,它曾经生产了全国10%以上的自行车。

共享单车的“风口”曾为王庆坨镇带来狂欢。但不到一年,风就停止了。当投中网8月下旬到达王庆坨镇之时,因风口而一时兴盛的各类自行车下游零部件生产厂、门店、整车组装厂,已寥寥无几,倒闭的倒闭,跑路的跑路,搬离的搬离。共享单车喧嚣过后,加上去年环保政策的严查,现在镇上早已没有过去两年媒体报道中的“热闹”。

这场风口一度给王庆坨留下了数不尽的共享单车。一王庆坨当地曾从事自行车制造行业的人士告诉投中网,他的亲戚曾经承接了40万辆某共享单车的订单,并为此专门增加了两、三条生产线,又招聘了新工人。但刚生产了几万辆,该共享单车企业就出现资金问题,拿货抵债。无奈之下,他的亲戚只能将这批共享单车低价处理。

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仅王庆坨镇就遍布因共享单车企业无法支付剩余货款,下游厂商被迫堆积单车的故事。

投中网走访中遇到一家门店,正在出售印有Limebike字样的单车。Limebike是一个来自美国共享单车品牌。这家门店的工作人员告诉投中网,每辆Limebike单车造价高达2000元,带变速装置,但现在只卖600元。他说,这批单车原本将出口欧洲,订单由Limebike的制造商“天津富士达”生产,天津富士达随后将订单分给其他像他们这样的小生产商。但因天津富士达倒闭,他生产的这批次车只能堆积起来自行消化。现在该门店的仓库里还囤积着600辆Limebike单车,距离出厂已经一年。

这些因共享单车企业或共享单车委托制造商无力支付剩余款项而被迫囤积的单车在王庆坨并不少见。囤积的全新共享单车催生了新的产业:从下游制造商手中低价回收库存车,再拆解成零件进行重组;或者直接将整车低价卖出。

在王庆坨镇从事自行车组装生意的商人刘伟就在进行这样的生意。他告诉投中网,他低价收回库存车,再将整车拆解成零件,等待新的共享单车“闯入者”来询价,再根据对方的需求重新组装。在给投中网展示的车型中,有第一代哈啰单车的车架,原来的白色被粉刷成纯天蓝色,印上了别的LOGO。同样配置的车,刘伟声称,自己给的价格能够比别人低上30%。

整车制造商李鹏则把目标放在了车锁上。他告诉投中网,一辆共享单车中,最贵的就是车锁,600元造价的车,300元的成本来自车锁。“风口”过去以后,他收回了一大批车锁,原价300多元一把,回收价格还不到100元。李鹏的办公室里整整齐齐堆放着两叠车锁,一叠110把,一叠270把。在他的叙述中,这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还有一些拿不到来自平台的尾款的单车供应商,则在电商平台上处理手中的库存,原来造价在400-600元左右的小黄车,现在显示只要135元/辆。

通过上述方式,王庆坨的共享单车库存正在逐步消化。投中网在王庆坨走访中了解到,镇上共享单车零件库存已所剩不多,除车架外的一些重要零件更是消耗完毕。

这些下游厂家对待共享单车订单已变得更加谨慎。多个王庆坨自行车行业从业人士告诉投中网,因拖欠甚至不结清款项的情况屡屡发生,多数王庆坨的下游厂商已经不愿意接受共享单车的订单,就算接受也提高了门槛——订金从此前的30%变成了50%甚至更高。

一家声称自己有着稳定货源的工厂负责人向投中网坦言,因人手少,厂里并没有接收过共享单车的订单。更何况,共享单车订单回款慢,他不愿冒险:“如果我做了共享单车,现在早就‘死’了。”

过量投放催生的的企业回收产业

而通常意义下,路面上的过量或报废的共享单车,应由企业自行处理。这就形成了一个新的产业链条——共享单车的再回收。

为减少城市空间压力,从2018年开始,武汉、深圳、北京等城市,宣布不定期减少市内共享单车数量,并将任务下达给仍在运营的共享单车企业。以武汉为例,当前仅摩拜单车、哈啰单车两家企业,在当地投放的共享单车总量就达76.51万辆。而武汉政府要求9月底市内减少18.5万辆共享单车。减少的共享单车主要为摩拜单车和哈啰单车,分别为8万辆和10.5万辆。

这两家公司回复投中网称,接收到要求后,会租赁一块场地屯放单车,将每一辆车的编号登记入库,在统一检修后转移到有需求的省份和地市。而对车况较差、损耗严重则统一返厂后拆解、再利用。

投中网从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处获悉,一般由企业自己判断单车损坏情况。当被判定为坏车、废车后,企业一般会把单车交给第三方回收公司进行拆解再处理:要么重新投入新车制造复用,要么作为废弃用品卖出。

如果是投入制造复用,摩拜和哈啰单车告诉投中网,它们会与专业合作商进行回收拆解及无害化专业化处理,以主体车架等金属材料为例,会统一回炉做成金属锭或者金属产品再循环利用。

这些被回收的零件目前有两种用途:轮胎、车锁等作为维修零件以及“废物利用”。维修零件不难理解,“废物利用”则是近期上述两家公司勤于对外宣传的新方式:比如哈啰单车将废旧车轮变废为猫窝,摩拜单车将七千条废旧单车轮胎做成塑胶跑道。

至于单车作为废弃用品卖出,根据北京电视台视频资料显示,第三方回收公司从维修网点回收已判定报废的车、退役的车,运输到回收公司的网点压块,再送回生产基地进行加工进行全自动破碎流程。这个过程中,进行磁选,把铁分选出来;再进行铝涡电流,把铝和垃圾分开。根据该视频介绍,挑出的铁和铝原材料基本上99%都可以回收再利用,而垃圾则进行夜间发电。

回收的价格,以及这个过程中产生的运输费用由谁支付?投中网向天津新能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咨询,这家公司同时是摩拜和哈啰单车合作的第三方回收公司。该公司副总裁邵宇称,公司与共享单车企业签订保密协议,无法透露。

不过,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单车回收中,因拆解成本较高,同时可回收钢铁零件较少且价格便宜,很多回收公司只愿意低价收购单车,报价仅为每辆十几元甚至四五元。

2018年宣布破产的小鸣单车,就曾被报道称以每辆12元价格,将单车“贱卖”给了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上文提及的江苏某地物资回收公司的工作人员也告诉投中网,报废的小黄车回收价格为十几元钱一辆,性能完好的车会贵一些,但价格不会高出太多。

“风口”过后的难题

从诞生,到被资本追捧,再到衰落,最后演变成公共问题,共享单车只用了不到4年时间。

共享单车的确带来一阵“风口”。共享单车泡沫的破裂,正影响着自行车生产链上的每一环。曾经依靠共享单车泡沫蓬勃发展的上下游产业链,正重新回归到“平静”。

现在,仍在街头流动共享单车中,摩拜单车被美团收购一年后,旧车逐渐被替换成“美团单车”;小蓝单车替换成青桔单车,是滴滴出行的一环;哈啰单车虽然有阿里巴巴资金的注入,但同时也做网约车和电动车。它们都没有作为独立品牌运营下去。而ofo押金退还仍遥遥无期,并于近期提出违规停车罚20元的新模式。与此同时,由于运维无力,它在多个城市失去了运营资格。

最为重要的是,这场激进的发展中,曾投放了大量单车。正是这场凶猛运动带来的最大难题。

北京自行车电动车协会曾报道称,2017年近20家品牌在全国投放了约2000万辆单车。“供大于求”、“使用率不高”是诸多城市里共享单车面临的问题。这也是过去三年共享单车企业在资本追逐下竞争的结果。但2017年下半年开始,一些拿不到融资的共享单车企业因无法维持运维,有的甚至宣告破产,大量放置在街头单车无人管理,坏车、废车堆积成灾。

已知的是,深圳、广州、天津等城市为解决堆积共享单车的问题,已经开始在制定相关解决方案。

比如,今年8月,深圳拟进行共享单车立法,针对擅自投放、违法停放、破损车辆处置不及时等三个问题,采取分步实施的管理,一是责令经营者收回或清理,并处相应罚款,处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二是经营者未按规定收回或清理车辆的,监管部门可以扣押车辆,并按照根据《深圳经济特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条例》处置扣押车辆。

而在确定相关法律法规之前,摩拜、哈啰单车此前给投中网的回复称,将配合地方政府要求,清理多余的单车。以哈啰单车为例,仅北京而言,目前与各个街道都已经建立了联系,积极响应所有微信管理群的清理指令。

拼多多发空包注意什么:不过,对于是否在地铁口、办公楼宇等人流量多的地方,增加运维人员,处理单车需求量或摆放问题,摩拜、青桔和哈罗单车尚未对投中网进行正面回复。

空包网:www.kongbao7.com

上一篇:拼多多什么空包网好用: 换脸APP走红引多重隐忧 包装背后...    下一篇:拼多多空包网怎么购买: 乌克兰总统就职百日 透露与普京两次...
好消息: 充 值 45 元 送 vip ,充值99元送代理,点击“加入代理”升级吧!